亚里里里里

cp不洁癖,免开尊口来撕逼。在写论文学游泳,完事更文,只吃all耀。圈名亚里和或者小镇的矢车菊。
已经绑定画手小可爱哇@鹿中原

【红茶会 R18 】人鱼传说(一)

*预计三章左右,有车,3P,但是只有找到新的停车场后我才开车,小学生文笔,认真你就输了



*拒绝被挂,欢迎大家和我来讨论哦,欢迎评论喵喵喵,如果大家喜欢我会更加努力!


广阔的海面上,无垠的黑夜笼罩住了摇晃的小艇。


突然,天空落下几点凉意。


下雨了?亚瑟柯克兰抬头向天空望去。


一条伴着鱼尾的黑色身影划过自己的头顶上方,他正准备拾起身旁的相机,谁知那个黑色的身影转瞬落入了海里。


随之而下的还有大朵大朵的水花打在了船只上,远处传来了鲸鱼的长鸣声,深邃而又凄凉。


亚瑟清晰地看见那个黑色的身影有着纤长的双手和鱼尾。


他微微瞪大了双眼。


是……人鱼?

 

=========

 

“喂,你好?”


“阿尔,是我。”


“亚瑟?”阿尔往自己的茶杯里冲进了一包速溶咖啡,“你的手机呢?这不是你的号码。”


“昨晚掉进海里了,”亚瑟艰难地拧着自己衣服上的水渍,“我现在在埃尔森的渔人码头的收费电话站这,我身上已经没什么钱了……过来接一下我,顺便带一身干净的衣服,我现在处境很堪忧。还有,别让那些老家伙知道。”


阿尔愣了愣,随即挂断电话。匆匆将自己杯里的咖啡喝了两口,之后套上风衣,微笑着和一楼客厅闲聊的两个老家伙打了招呼离开后,开着车跑到服装店打包了套衣服,驱车驶向了渔人码头。


一到那他就看见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亚瑟,他的衣角处还滴着水,人鼻子都红了起来。


“换上吧。”阿尔把衣服丢给亚瑟,亚瑟接过,看了看衣服的样式,唾弃道,“糟糕的品味。”


阿尔翻了个白眼,自己坐回到了车里。

 

等到亚瑟上了车,阿尔开始沿着原路线返回。


“所以昨晚到底怎么了?你怎么搞成了这幅德行。”阿尔手捏着方向盘,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,“家里的两个老头子已经在客厅里了,你做好准备……嗯,不过你的单反呢?”


“昨晚一个海浪下来,连人带船都翻进了海里,”亚瑟漫不尽心的回答着,“单反也掉进海里了,不过昨晚也没拍到什么照片,无所谓了。”


“嘿,里面可是有你过去拍的好作品啊亚瑟!你家老头子不是说了吗,要是你摄影今年底还搞不出什么好的名堂来,你就别想弄这玩意儿了,”阿尔单手扶了扶眼镜,“说不定以前拍的也有可以发在杂志上的照片啊!我早说过了,不要听信什么出现了夜间神秘鱼群的新闻,你看看你现在红鼻子的模样,简直像是个哭鼻子的小鬼!”


出乎意料的是,亚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反驳和指骂他。


阿尔有些纳闷地转了转头,只见亚瑟拿着个小玩意儿在阳光下细细地端详着——好像是一个红色的、有些近乎透明的鱼鳞片状宝石,上面有着漂亮的半环状纹路,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小玩意儿还是行驶在海岸公路上,阿尔略微嗅到了海水淡淡的略有些咸腥味的气息。


亚瑟的眼睛一眨不眨。


阿尔转回了头,继续踩着油门,“马上要过卡利亚海港大桥了,在此到家前的十几分钟时间,想想怎么和老头子们说清楚吧。最近柯克兰叔叔好像股市亏了不少,今早脾气也没少发,你注意啊亚瑟,别和他们提你掉进海里的事。海里……对了,你是怎么上来的?我记得埃尔森的渔人码头每晚八点后就休渔了,人影都没一个,你不是昨晚八点多才和顺路的卡车司机过去的吗?你自己游上来的?”


“哈苏H5D-60。”


“什么?”阿尔听得有些不大清楚,微微侧过了头,“风有些大,你再说一遍?”


“我说我要一台哈苏H5D-60的相机,明天可以吗?”亚瑟把手里的红色薄片收到口袋里去,“对了,阿尔,你不是有一幢海景的别墅吗,泳池是连着海的吧?”


“哈,又要我给你掏钱买相机……泳池?是啊,怎么了?”阿尔漫不经心地回答道,“那幢屋子在渔人码头的对岸,老家伙们也没时间去那里度假,我也不怎么去那里开party,毕竟太远了。怎么,你要用吗?”


“嗯,”亚瑟整理翻出来的袖子,“最近一段时间我大概都会待在海岸,家里的老头断了我的生活费,想就此逼我放弃摄影,和他们搞什么劳什子的商科,你知道的,我毫无兴趣。手头紧俏了些,杂志使用我照片给的费用还没下来,我也没个落脚点,先去你那屋子躲躲。”


“行行行,”阿尔不耐烦地点头,“费用全记在你的名下,未来的伟大柯克兰艺术摄影家。”


“方向错了。”


“哈?”


“别把我带回去见那些老不死的家伙,我是说,把车给我往你的海水泳池里开。”


阿尔呸了一声,“Damn it!”


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阿尔把亚瑟丢在了别墅的铁门前,把一大把钥匙抛给了亚瑟后,潇洒踩着油门离开了。


亚瑟推开铁门,感叹了一下阿尔的装修品味,在每个房间都转了一会儿,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。


一群海鸥熙熙攘攘地从海平面上飞过,错落地飞回自己的巢穴。


海平面上泛着粼粼的光。


不一会儿,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。


亚瑟走到海岸边,凉凉的海风吹到了他的身上,细软的沙子铺垫在他的脚下。他把自己的手腕割破一道口子,血液顺着手掌滴在了翻涌的浪花上。


血迹随着潮水越来越淡,最后与海洋融为了一体。


“啾?”一个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海滩上响起。


亚瑟转过身来,发现不远处巨大的礁石探出了一个小脑袋,正在疑惑地摆着头。


“闻到了和那个晚上一样的血液味道就过来了吗?”亚瑟好笑地走到礁石那,把自己的手腕放在了小家伙的唇边。小家伙的头立刻凑了过去,伸出淡粉色的小舌,细细地舔舐着,带有海盐气息的唾液打湿了亚瑟的手掌,留下了一条蜿蜿蜒蜒的水渍。


亚瑟挑眉,“就这么喜欢我的血液吗?”


“啾!”小家伙抬了抬头,琥珀色的眸子认真地看着亚瑟,小巧的下颚扬了扬,黑发垂在了精致的锁骨旁。虽然皮肤是有些过于苍白,但是鱼尾却是泛着艳丽的红色,尾巴开始示好地摇来摇去。


看着这一脸懵懂的小家伙,亚瑟艰难地咽了口唾沫。


=================

下一篇想看哪个文,嗦,我要试着努力填坑!











评论(32)

热度(3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