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里

故事和酒我都有,你来吗?

算是个个人通知吧
目前期末考试来了,我需要封闭一段时间,和定西太太的联文,我尽力在这个星期内弄好,谢谢大家的支持了
关于我的连载 crystal 大概在考试完以后正式恢复更新,顺便它的番外浮梦我也会一并写完
关于禁线,先搁着吧,等我更了crystal又说
目前手里有一个正在写的朝耀人鱼中短篇r18,也是考试完之后我再放出来了
啊,还有新坑 十里洋场 正在秘密筹划中
我先淡出两个星期,这两个星期除了联文我应该不会出现了,大家六月下旬见了:)

再立flag
要是老子英语80,宪法物权法刑法经济法古汉语心理学80,毛概85,体育游泳考过,老子就给你们肝肉,什么剧情什么play你们说!!!我现在TM要炸了!
先挂一个月,出完成绩删

【红茶会绿帽文】Green hat/无地自容(上)

定东西南北上中下前后左右:


  • 深夜时分,就是用来开车的好光景,在这里艾特战友 @亚里 感谢她的剧情,像我这种剧情废,一般是没啥好说的。


  • 此章主米耀,下一章朝耀,最后是3P


  • 雷者务必躲避,快滚开,老子要飙车了。



 


 


Warning:红茶会,亚瑟和王耀是夫夫,阿尔和亚瑟是表兄弟,阿尔在两个人的邀请之下来他们家做客,王耀和阿尔早就看对眼了,趁着食材不够,王耀让亚瑟去超市里买,亚瑟离开之后,王耀主动挑/逗阿尔,从而出/轨阿尔。殊不知,两个人做得正激烈时,亚瑟回来了,但两个人毫不知情,亚瑟看见自己老婆被自己表弟操,竟然越来越兴奋。等晚上时亚瑟和王耀行房/事时,他主动告诉王耀今天他看见他们两个人绿他了,并拍了视频,强迫王耀在做/爱的时候看他录下的视频。王耀羞愧不已,但亚瑟说自己可以原谅王耀,唯一的条件就是玩一次3P.


 


 


嘀嘀嘀上车了


 


好吃不过饺子:)


 


在这里给大家分享几个表情包:


 


 


预告 与定西大佬的搞事

大概就是个绿帽子
嗯 第一个是金钱肉
     第二个是好茶肉
     第三个是红茶会肉
一句话:我们喜欢搞事情!

图源微博
在我看来就是狐朝×狐耀
啊啊啊啊啊啊,好甜
想挖坑【躺】

羞射来问

有太太愿意联文吗……
炖肉的那种【跑】
含各种play的那种【pia-】
有吗有吗太太们看我啊【哭】

【国象 r18】crystal (番外) 浮梦①

&感觉自己再不更新就六月了……我在考虑要怎么写完这篇,禁线那边好像也好久没开笔了【囧】

&五月病真不好治,我真的太懒了……这个番外将会讲述为啥耀耀会成为皇后,本田菊会成为主教的故事,以及亚瑟和耀耀是怎么认识的

&感谢观看,我语言浅薄,不知道这篇番外有没有让你们感受到我想表答的意思,有什么建议请告诉我哦!多留言呀宝贝们!!!

&520了祝大家节日快乐啊,我终于产出来了【咳,虽然有点少】少食多餐少食多餐啊哈哈哈,叫上老伴 @葳蕤被封的大号

开始#

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

“你可知罪?”王父阴沉地回过脸来,高高在上地俯视着跪在地上的本田菊,“擅自闯入宗塔,架上文书的那些个文字是你个芥子能碰的吗?”

孩童冷漠地垂下眼,“知罪。”

“知罪?”王父冷笑一声,“ 你虽是宗室一子,但你可不是王姓,你和你的母亲一样下贱,愚昧无知,还敢谈‘知罪’二字。”

本田菊的双手紧握成拳,关节惨白。

他想起自己的母亲赤身惨死花街之中。本田菊自是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,母亲的离开成了他最为致命的打击。之后所谓的生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一边嗤笑他和他母亲卑微下作的身份,一边不掩厌恶地把他带回了王家。

只不过是一个妓女的儿子,不能染脏了王家的门楣。男人如此说道。

与王耀相比,本田菊感觉自己卑微到了尘埃里。

作为东方古老家族的嫡长子,又是独苗的王耀,王父王母极尽疼爱,虽年龄尚小,但是天资聪颖,全族呵护备至,家族的五位长老更是把他视为未来振兴全族的希望。

而他呢,他只是一个花街柳巷摊开身体被客人奋力玩弄的妓女的儿子。

男人对她的母亲没有什么好感,在他眼里不过是个下贱的婢子,会些床笫之欢罢了。他要求菊不能称他为父亲,只能唤作家主。况且私生子又怎可能有王姓,于是他只能跟从母姓,称作本田,掩下私生子的身份,伪作王室远方表亲进入了王家。虽然只是少年,但是菊已经阅尽了人间沧桑。

他曾想质问男人,为什么不任凭他老死门外,免得脏了他的眼?

他亦曾想质问王耀,为什么他和他的母亲就能够享有父亲的爱和家族的荣耀,而他却只能和母亲浪迹烟花柳巷,与那些丑恶的嘴脸和身躯作伴?

男人见跪在地上的本田许久不出声,不耐烦地挥挥手,示意让他下去。

本田深深匍匐,起身离开。

踏出门槛,他隐隐约约听见有人的说话声。

“亚瑟,你说小菊什么时候能出来啊,都被父亲叫过去了好久,也不知道里面怎么样了。”

是王耀的声音。

凑近走过去,只见王耀团成个球在地上滚来滚去,旁边的金发少年捂着额头,一脸头痛地看着他。

“兄长……”本田踌躇着,唤了一声王耀。虽说

王父虽待他刻薄,但是王耀待他可是真真的好。与他关系亲密,在他犯错跪祠堂之时,王耀总是顶着王父的怒气给他送吃食……小时候他曾无数次在这个虽有些孩子气的兄长怀里哭泣,后者总是给予他莫大的安慰和温暖。

地上滚来滚去的团子立马停了下来,嗷地一声抱住了本田菊,使劲蹭。本田内心有些雀跃地抱住兄长,任由孩子气的王耀在自己怀里磨蹭。

本田身上承受着王耀的重量,亚瑟的绿眸直直地看着他。

“柯克兰前辈?”本田被他看得慌。

“走吧,”亚瑟整理整理衣襟转身,“老师还在等你们过去。”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“把身子往下拉,好,现在把你的木术使出来。”本田菊依话照做,召唤出的木只有小小一株草,果不其然,先生的戒尺重重地就敲了下来。

“喝!木都不能召唤,将来还怎么研习其他高阶御木之力!”本田菊手上和心上都火辣辣地疼,眼中虽渐渐有了水雾,但仍是一片寂静。

再看看王耀那边,火术已然召唤自如,先生向他投去了赞赏的目光。

他本就不能御木,自出生起,本田就只含火灵,灵力单一,修得上阶的法术本就难上加难。

但他没有办法,王父只许他修木。

一来是为了撇清与本田的关系,因为含着同样的血缘,王父本就擅御火,若他亦是表露出御火的天赋,只怕不会放过他;二来是因为家族对王耀的厚望。火术本就是家族秘辛,断不能传于外姓,只能交由下一任家主来研习。

菊觉得可笑又委屈。但是兄长是他最为喜爱之人,日后耀若能成功,作为弟弟的自己,也总该是高兴的。


结束法阵的王耀留下了些许汗珠。一旁的柯克兰上前,满脸阴沉地为王耀抿着汗,目光深情而又专一,像极了当年母亲对着画像的深情。

而王耀笑得开怀香甜,菊从前从未见过王耀露出过这样的神情。

本田愣了愣,嘴角弯起了残忍的弧度。


来自远方前来学习的前辈啊,为什么你这个与我不相干的人也要夺走我最为重要的东西?


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

&啊呀,这篇番外我怎么说呢脑内构思都把我虐得死去活来,到时候大家看看就好,笔芯❤

&咳,有地方不明白的我们在评论区灌水讨论呀23333

【国象 r18】crystal【五】

*昨晚lofter吞了,重新上传

*禁线以内【一】 crystal【四】肉的部分补档完成,戳下面,其余正文戳俺lofter空间~
禁线以内【一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crystal【四】

*前方足控play,挂了告诉我,我继续补档,开始~

=============

伊万俯身给王耀倒了一杯茶,绅士有礼地轻轻放置在了王耀的面前。

“殿下请用。”紫眸的主人微微笑道。

王耀双手端起茶盏,浅浅地小口啜饮,眼光时不时向伊万瞟去。杯盏里面浮升着蒸腾的雾气,有些晃了小皇后的眼,面前的伊万明明那么近,但是又好像离自己很远,远得模糊看不清。

气氛有些尴尬,耀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,悠悠地在桌下晃荡着脚尖。他现在甚至想把头埋进狭小的茶杯里,正面直视伊万,对自己来说简直是太困难了。

正当他把杯盏里的茶水饮到一半时,他感觉到自己的脚尖触碰到了什么东西,当然,思绪烦闷的他并没有细想那是什么,只以为是桌下的柱子而已。耀听见了伊万的轻笑声,抬了抬头,轻瞟见伊万微微笑的脸。他有些纳闷,倏地,他感觉到自己的一只脚被紧紧地抓住,然后被脱去上面套着的红色小鞋,被拿捏在手里缓力揉捏着。

“殿下不要太调皮了,得好好穿上鞋子才行,不然染上风寒就不好了。”伊万在桌上对王耀温润一笑,但是桌下的手却不安分,不停把玩着耀的小足。


王耀的双足本来就不是很大,甚至可以说娇小,纤白细致,上面可以摸到突出来的小骨。因为皮肤有些苍白,加上本身有些瘦弱,甚至可以看到下面紫青色的血管。
虽然说需要好好穿上鞋子,但是伊万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帮他穿上鞋子的意思。


大掌仿佛把玩着最为精细的玉器一般,迟迟不愿意撒手。耀屏住了呼吸,他内心感到一丝丝的兴奋,但是还充斥着莫名的恐慌。


伊万的手一路向上,从足尖到脚背,再到脚踝,当他正向上触摸着小腿的时候,耀手一个不稳,名贵的茶盏就坠落到了地上,碎成了一片又一片,在日光下闪着熠熠的光。


伊万突然停住了往上的手,嗤笑了一声,随即将另外一只手上的鞋子重新套在了王耀的足上,轻轻放下了撂在小腿上的华裙。

“好了。”

“啊?……谢谢城堡阁下。”

王耀这才注意到摔碎在桌下的茶盏,有些歉意地低了低头,“抱歉,浪费了这么好的杯盏。”


“为美人赴死,这是他最高的荣耀了,”伊万笑道,“一个茶杯,没什么好道歉的,殿下不用在意。”
“啊,对了,”王耀脑子飞速转着,从宽袖中掏出小物件,递给伊万,“那么为表示歉……谢意 这个小礼物请阁下收下好了。”


小皇后等对方接过东西,然后匆匆从椅子上站起来,“那么就先如此……我还有事,先告辞了。”
然后飞一般地逃走了。


你一如从前一般,但我不是了。


伊万轻轻吻了吻手中的礼物。

===========

lofter我怕你了

洗漱过后,按照惯例,他陪女儿开始享用早餐。


艾米丽百无聊赖地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豆子,她闷闷地,只有当王耀说话的时候才低低应上几句。


王耀有些心疼女儿,但是又无可奈何。阿尔离开已经差不多一个星期,也不知道在干什么——那些元老会的人也不知道会不会为难他,毕竟那些人可不是如黄油面团一般好拿捏的,凭借他们老谋深算的滑头和滴水不不漏的做事方式,他猜想,阿尔很可能已经吃了不少亏。但是年轻气盛的国王肯定不会退却,他有得是精力和他们相斗。只是苦了艾米丽,每天抱着小熊玩具泪眼汪汪地蹭着自己的衣角看着自己,倔强地不发一言。


王耀将手中的餐具轻轻搁在盘上,揉揉她可爱的金色卷发,抱在怀里,“我们下去休息好不好?”


艾米丽轻轻点点头,“那母亲给我讲故事。”


“好。”王耀笑,起身带着艾米丽施施然地向寝殿走去。


=================



“兔子、柴狼和猎鹰,追着跑,追着跑,丢了眼睛,失了毛,还有一个,断了腿。”本田菊悠悠念叨,月夜的白光撒在了他的肩膀上,清冷而又寂寥。


“这是你们东方的歌谣吗?真有意思。”黑暗之中静静浮现出了一个人影,冷毅的面容,削刻的身躯,仿佛是一桩冰冷的石像。


“晚好,城堡阁下。”本田菊微微转过身来,身体微倾,垂下眼帘行了礼,“夜色已深,请问有何事?”


“刚刚赤棋的人送来一封信,”路德维希将手中的信件递过去,“你可以看一下。”


本田菊从路德手中接过信件,打开看了看内容,是一封请求合作共同出兵的文书。


“如你所见,这封玩意儿是赤棋的大主教弗兰西斯署名送过来的。”路德维希皱了皱眉头,“黑棋那边虽然现在才开始骚扰着赤棋的边境,但是眼下,与黑棋接壤的我们,相信不久也会迎来战争,我想与其被动,不如先发制人,你怎么看?”


本田菊嘴角勾勒出一抹淡笑,“赤棋此番可真是内忧外患。国王与骑士长闹得不可开交,王后本如人质,毫无拳脚之力,城堡除了皇宫,不可擅自离开,眼下只有平时教化百姓的主教出来主持场面,只能说是这个国家不堪一击了,”本田菊抬头朝路德维西笑笑,“阁下如果放心,此事便先交给我吧,单单一个黑棋怎么会是我们的胜利品,赤棋,也不过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。”



“那你就去做吧,有什么需要告诉我便可,”路德维希转过身,“记住,把持好分寸,不要过火了。”


“是。”本田恭顺地弯下身送他离开。


起身 ,靛棋的主教眼中闪烁着凛然的光。


耀,我们要见面了。不知道,你是否安好?


赤棋的金丝笼皇后身份,是否令你满意呢?没关系,我将会送你一份更大的礼物。


赤棋国,你还真是让我又爱又恨呐。


================

*欢迎评论留言~


【all耀 r18】禁线以内【一】

#lofter吞了,重新上传,链接打不开戳评论

#此篇含露中,朝耀,米耀,俗称黑茶三角【瞎几把乱起的,如果有人知道正确名字请告诉我😂】

#那啥,此篇有女装play,轻微sm,雷者慎入

#叫上老伴儿 @小巷的稗子草

开始~

============

王耀把桌上的信封拿起来,琥珀色的眸子平静得如同一潭死水一般。他伸出手,把里面的钞票拿出来数了数,不多不少,正好是一百六十英镑。

对面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缓缓吐了一口烟雾,抬起长长的雪茄烟在空中轻轻地抖了抖,“柯克兰先生这次很满意,”她轻裂开涂得满是口红的双唇,“耀,你这次做得很好,柯克兰家族向来出手大方,而且呢,稳赚不赔。”

对啊,稳赚不赔……

你弯弯腰就可以从我这抽取两成费用,何来一赔之说?

耀将信封妥善地揣入衣兜里,抬起头来,伪装出真诚的笑容,“嗯,谢谢伊莎姐。”

伊丽莎白轻笑了下,黑色短裙下是被吊带袜包裹着的纤长双腿。她轻轻抬了抬小腿,血红色的细高跟鞋尖朝王耀晃了晃,示意他可以离开了。

王耀微微笑笑,拎起亮黑色的细链小挎包,踏着黑色的小猫跟转身离开了。

他听见了身后伊丽莎白轻蔑的笑声。

轻轻地,在他的心里砸出来一个巨大的坑。

不要点赞

===========

#欢迎评论,谢谢大家的支持~

#要是还是挂了,告诉我【吐血】

【国象 r18】crystal【四】

链接如果还是挂了,告诉我
http://pianke.me/version4.0/wxshare/wxshare.php#!/article/58e23e3d3e423b0b379d2d97
链接可以戳评论里有

此章有玩具小火车开【米耀】

= = = = = = = =

“该死的。”阿尔愤怒地锤了锤桌子,鼻梁上的眼镜也因怒气而滑落。他粗暴地将眼镜重新划回他那高挺洁白的鼻梁上,眼睛死死盯着桌面前的军事图以及一堆文件——那些文件大多是臣子们的闲言碎语,不外乎是对一些毫无价值事情的陈述,真正与黑棋纠葛的战事,只怕是早已累成够厚的一沓,稳稳当当落在了亚瑟的案头。

阿尔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个被人砍掉手脚的废物——或者说自己根本就没有四肢那种玩意儿,他甚至没有嘴巴——即使有了又是怎样,还不是只能艰难地发出吱呜声,任凭他做出再大声响,也不能引来他人一丝一毫的注意。

所谓的国王不过就是个吉祥物,阿尔自嘲地笑着,自己确实应该做些什么了。

一双葇夷从脖子后方附在了他的胸口上,柔软的黑色发丝挠着他的脖颈,妖娆而又懒漫的热气呼着他的耳朵,身后的人儿发出轻笑,“亲爱的,早上好。”

阿尔有些飘飘然,他不止一次地感叹自己的伴侣——地狱恶魔与天使完美的融合,尤其是他的躯体,简直令人欲罢不能。

王耀其实一开始就醒了,阿尔的暴怒使得他不能再继续装睡下去,没有安抚的阿尔,只会把原来糟糕的事情变得更糟——毫无疑问,他需要一个理性的丈夫,能够有足够的谋略使得整个家庭被他完美地庇护在臂弯之下。

而王耀自己呢?他只需要做好日常家庭之中的好母亲好配偶的角色就行了,对了,还有赤棋高贵而又淫乱的皇后——即使身在宫闱,外面的消息永远能够以女仆侍从的小话为载体,轻飘飘地却又有着足够分量地传进小皇后的耳中。

这些都没什么,王耀当然不会在意,他也不需要去帮自己的丈夫操心,原因并不是他缚于东方相夫教子的规矩,而是他知道,自己的丈夫有足够的能力去做好一切,他不需要去使出一丝一毫的力气。虽然阿尔现在是没有实权的国王,但是日后的历练与争取,他一定是朝堂上最大的赢家。

而王耀自己,就是最好的庄家。虽然被亚瑟迁怒带上床榻,但是他可以忍——甚至连一丝一毫的表情,自己也能够拿捏得准确,把弱者的形象饰演得入木三分。

古时东方有卧薪尝胆之事,起越灭吴。但是现在呢?一切的一切,他已经打量好了。

我怕你了,lofter

= = = = = = = =

“主,我虔诚地希望您能施以援手,洗清这个皇宫的罪孽。”赤棋的大主教深深地朝五色的彩色人像玻璃弯腰虔拜,他起身吻了吻手杖上面赤色的宝石,攥紧手中的银色十字架,抬步离开。

弗朗西斯抬头看见了靠在门框上的伊万,后者好整以暇地向他问好,紫色的眼眸弯成一条弧线,嘴角上扬,“早啊,主教大人。”

“早,小伊万今天也有想哥哥吗?”主教大人向城堡阁下抛出一个闪亮的媚眼,并回以飞吻问候道。

=============

亚瑟今天心情可不怎么好。

黑棋近日来蠢蠢欲动,两国接壤的土地纷争不断,尤其是两国驻扎的军队,也开始打得不可开交。大量流离失所的难民纷纷涌进别的相近的城镇,一时间民心惶惶。虽有着充足的物资 但是他们好像并不为此感到满足。黑棋趁乱掠夺了居民家里的牲畜,农间的作物,以及房间里被遗留的碎布或者银钱。

简直是无耻。

亚瑟咬紧了牙。

现在他们处于劣势 只有内部的防守加上外部的进攻,才能保证赤棋有喘息的机会。

“那就打他个措手不及好了。”

亚瑟抬头,发现来人正是那高贵而又无用的国王陛下。

= = = = = = = = = =

“所以说呢?小伊万你要回去了?”弗朗西斯浅啜了一口红茶,“什么时候走,今天,还是明天?”

“哎呀哎呀,弗朗主教就这么想要赶我走吗?”伊万摆摆手,眼镜弯成了主教大人权杖上所缀饰的紫色水晶一般的一道光芒,他不慌不忙地笑笑,“回家瓜分父亲遗留的财产虽然说也是很紧要的,但是眼下还是得尽职才行啊。”

弗朗西斯好笑地皱皱眉,这仿佛是听见了什么好笑但是却略抱有歉意的事情,比如家族中有个孩子落水没了,————这可是害得全家族不眠不休打理了一个星期的丧礼,连当时的教父都跑了过来,用那满是鹤皮的手掌缓缓附上孩子的双眼,面上无比痛苦地念词做势。

但是当时的主教大人只觉得分外好笑。

一群虽是血亲但是冷漠至极的人们,聚在一起,为了一个没有见过几次面的孩子,拼命挤弄着眼泪,有模有样,比马戏团中被人摆布的小丑还要可笑。

“伊万,你知道的,做什么哥哥我都不会拦着你的,”主教大人放下了略带热气的红茶,“但是无能为力的哥哥我,就只能在主面前为你说说好话,祝福你了。”

“荣幸至极。”伊万把一块精致的蓝莓蛋糕放入了口中。

又酸又甜。

“看来有位小客人来了啊,”弗朗西斯拄起手杖,缓缓站了起来,“现在还不是和客人会面的最佳时机,”优雅的男人撩了撩自己耳畔的金色发丝,“毕竟我们才刚刚见过,不是吗?”

= = = = = = = =

王耀提着裙摆,穿梭在花丛之中。阿尔一大早就从缱绻中离开,甚至都没有碰桌上他最为喜爱的鹅肝黄油面包————他甚至还无视了坐在桌旁的宝贝女儿,连平常的早安吻都没有,就急匆匆地离开了。

王耀在仆人的帮助下,把啜泣的艾米丽哄住,抱回房间里去休息,才又重新回到餐桌上,一个人,空荡荡地对着长桌上丰盛而又冷了的早餐。

看着晴朗的窗外,王耀决定换上衣服去后花园。他打开抽屉,翻出他最为珍贵的小盒子,捧在怀里,心里十分雀跃。

如果遇见他的话,就把这个给他吧。

随着弯弯曲曲的小道,小皇后一路甩开了随行的女仆,他满怀期待地越上前,跑去了那一片向日葵的花田。

他看见一双紫色的眼眸在太阳下闪闪发光,城堡阁下向他弯起嘴角,欠身行礼,“午安,殿下。”

“午安,城堡阁下。”

小皇后的脸颊被晕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绯色。

耀头一次觉得赤棋的天气暖和的惊人。

= = = = = = = =

过两章就是甜甜的露中丫

啊,有人想看美食的r18吗【顶盖遁走】应该会有,但是这篇比较少

欢迎评论和点赞砸死我

过两天放个r18小甜饼,为肉而肉的那种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