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度都

cp不洁癖,免开尊口来撕逼。在写论文学游泳,完事更文,只吃all耀。圈名亚里和或者小镇的矢车菊。
已经绑定画手小可爱哇@鹿中原

可加群~群号如图
大家看一下问题及答案
进群就相当于做出承诺,希望大家和谐相处,遵守这条守则,谢谢w
顺便私人说一句,国庆更人鱼🐠

清理声明

抱歉,各位
以后只写朝耀米耀和一些冷门耀cp了
原因是有的圈子混下来太累,初心已经不在了,
不是我不爱他们,不是我怕事,不敢撕,是因为对过去自己曾最喜欢的cp我已经累到心里没地方爱他们了
不是我不吃,只是我不想再写了
感谢大家对禁线的厚爱,由于以上原因所以一周后即将全部删除
大家喜欢可以自己在一周时间内截图留看,私下可分享,但是不能转载到其他平台上或做商用,因为版权问题,如果这样做了,我会追究法律责任
大概十月会有新的篇章和新的故事,敬请留意
crystal本来已经改版准备放出来了,但是昨晚我想了想还是进行再改吧,由于需要删除许多支线和情感内容,需要对文章重新构思,我尽快放出来
吃all耀,不洁癖,主要是朝耀米耀耀冷cp
我终于明白那些退圈爬墙太太的心情了
我不怕掉fo,因为我知道暖心的宝宝会一直支持我~吧唧你们一大口

嗯,这样。
能写文我很开心。
1、我的文不是大风刮来的,辛苦码字,大家喜欢是最好的,不喜欢也行啊,但是我觉得如果你想挂就挂吧,反正我基本看不到 ,但是如果觉得我哪些地方写的不够好你可以直接来告诉我,如果我觉得我能有能力改的话我就改一下文章内容😊

2、最近在读《仓央嘉措诗传》,马辉和苗欣宇写的,我觉得写的比白落梅要好一些,也比较客观一些(只是个人想法而已),我现在在写关于它的读后感,如果你也看过这本书的话欢迎和我交流,最近也有关于这个的脑洞,到时候和大家交流一下。

3、起初是为了推荐这本书才想上lofter和大家写一下。但是一上来有好心的姑娘告诉我被挂的事情,谢谢你的关心,我很好😊嗯,我个人脾气虽然不是很好,但是我只会和用正确方法表达自己观点的人来驳论和探讨,所以我是不会是生气的

4、建议大家可以看一下曼昆的经济学原理,写的很简单,但是可以运用到生活中的各个方面,让你思考最佳和最优的选择,曼昆写的很简单易懂,还没上大学也可以轻松看得懂,在我看来是除了数学在生活中最有用的书籍了

5、感谢你看到现在😊

(all耀)芍药娘子

算是个完整的故事,也算是个预告吧。接下来我们耀诞见咯各位。

柳巷的芍药娘子哟,
美艳温婉恩客不绝呢。
第一个客人是个军官哦,
银白色的头发挠得娘子胸口痒痒,
军官,军官,您赎了奴家吧,
军官的帽子哦戴了起来。
第二个客人是个医生哦,
医生眼睛是绿的哦,像狼一样呢,
医生,医生,您带奴家离开吧,
医生笑笑带起了手套了哦。
第三个客人是个政客哦,
举止优雅对艺术也颇有研究呢,
大人,大人,您带奴家回您的府上吧,
政客绅士地穿起外套来了呢。
第四个客人是个飞行员哦,
笑得开朗,眼里泛着西洋的蓝光哦,
美丽的小姐哦,你愿意和我飞回我的家乡吗,
贵客,贵客,多付点赏钱就好了哦,
娘子的黑发泛着泪水,
她穿着红衣,在柳巷哭了一辈子呢。

――――――
里面的恩客依次是伊万,亚瑟,弗朗和阿尔。前面三位穿衣,戴手套 ,戴帽子寓意一夜温存后离开,也就是说无声拒绝了带耀走的请求,因为他们顾虑很多,也不愿意付出真心吧。虽然阿尔对耀抛出了橄榄枝,主动说要带他走,但是耀耀因为曾向前三位请求遭到拒绝,已经对爱情绝望了,于是拒绝了阿尔的邀请,只是让他多付了赏钱而已。因为绝望,所以一辈子没有离开柳巷那个烟花之地,心里的创伤让他流干了一辈子的泪水,妾子也是有情的啊。

过两天我论文写完了就更新
顺便建一个群进行扩列吧,对all耀有兴趣的孩子可以进来一起写文讨论什么的(应该会有车车hhhh  顺便可以互相催催更hhhh
这样的碎碎念希望不要打扰到您:P

。。。怎么好像没人写爱神梗啊……
就是那个在下爱神的漫画,我觉得超像金钱组的诶
没人产吗哭唧唧
不想自割腿肉,太难吃了( 。ớ ₃ờ)ھ

【红茶会 R18 】人鱼传说(一)

*预计三章左右,有车,3P,但是只有找到新的停车场后我才开车,小学生文笔,认真你就输了



*拒绝被挂,欢迎大家和我来讨论哦,欢迎评论喵喵喵,如果大家喜欢我会更加努力!


广阔的海面上,无垠的黑夜笼罩住了摇晃的小艇。


突然,天空落下几点凉意。


下雨了?亚瑟柯克兰抬头向天空望去。


一条伴着鱼尾的黑色身影划过自己的头顶上方,他正准备拾起身旁的相机,谁知那个黑色的身影转瞬落入了海里。


随之而下的还有大朵大朵的水花打在了船只上,远处传来了鲸鱼的长鸣声,深邃而又凄凉。


亚瑟清晰地看见那个黑色的身影有着纤长的双手和鱼尾。


他微微瞪大了双眼。


是……人鱼?

 

=========

 

“喂,你好?”


“阿尔,是我。”


“亚瑟?”阿尔往自己的茶杯里冲进了一包速溶咖啡,“你的手机呢?这不是你的号码。”


“昨晚掉进海里了,”亚瑟艰难地拧着自己衣服上的水渍,“我现在在埃尔森的渔人码头的收费电话站这,我身上已经没什么钱了……过来接一下我,顺便带一身干净的衣服,我现在处境很堪忧。还有,别让那些老家伙知道。”


阿尔愣了愣,随即挂断电话。匆匆将自己杯里的咖啡喝了两口,之后套上风衣,微笑着和一楼客厅闲聊的两个老家伙打了招呼离开后,开着车跑到服装店打包了套衣服,驱车驶向了渔人码头。


一到那他就看见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亚瑟,他的衣角处还滴着水,人鼻子都红了起来。


“换上吧。”阿尔把衣服丢给亚瑟,亚瑟接过,看了看衣服的样式,唾弃道,“糟糕的品味。”


阿尔翻了个白眼,自己坐回到了车里。

 

等到亚瑟上了车,阿尔开始沿着原路线返回。


“所以昨晚到底怎么了?你怎么搞成了这幅德行。”阿尔手捏着方向盘,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,“家里的两个老头子已经在客厅里了,你做好准备……嗯,不过你的单反呢?”


“昨晚一个海浪下来,连人带船都翻进了海里,”亚瑟漫不尽心的回答着,“单反也掉进海里了,不过昨晚也没拍到什么照片,无所谓了。”


“嘿,里面可是有你过去拍的好作品啊亚瑟!你家老头子不是说了吗,要是你摄影今年底还搞不出什么好的名堂来,你就别想弄这玩意儿了,”阿尔单手扶了扶眼镜,“说不定以前拍的也有可以发在杂志上的照片啊!我早说过了,不要听信什么出现了夜间神秘鱼群的新闻,你看看你现在红鼻子的模样,简直像是个哭鼻子的小鬼!”


出乎意料的是,亚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反驳和指骂他。


阿尔有些纳闷地转了转头,只见亚瑟拿着个小玩意儿在阳光下细细地端详着——好像是一个红色的、有些近乎透明的鱼鳞片状宝石,上面有着漂亮的半环状纹路,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小玩意儿还是行驶在海岸公路上,阿尔略微嗅到了海水淡淡的略有些咸腥味的气息。


亚瑟的眼睛一眨不眨。


阿尔转回了头,继续踩着油门,“马上要过卡利亚海港大桥了,在此到家前的十几分钟时间,想想怎么和老头子们说清楚吧。最近柯克兰叔叔好像股市亏了不少,今早脾气也没少发,你注意啊亚瑟,别和他们提你掉进海里的事。海里……对了,你是怎么上来的?我记得埃尔森的渔人码头每晚八点后就休渔了,人影都没一个,你不是昨晚八点多才和顺路的卡车司机过去的吗?你自己游上来的?”


“哈苏H5D-60。”


“什么?”阿尔听得有些不大清楚,微微侧过了头,“风有些大,你再说一遍?”


“我说我要一台哈苏H5D-60的相机,明天可以吗?”亚瑟把手里的红色薄片收到口袋里去,“对了,阿尔,你不是有一幢海景的别墅吗,泳池是连着海的吧?”


“哈,又要我给你掏钱买相机……泳池?是啊,怎么了?”阿尔漫不经心地回答道,“那幢屋子在渔人码头的对岸,老家伙们也没时间去那里度假,我也不怎么去那里开party,毕竟太远了。怎么,你要用吗?”


“嗯,”亚瑟整理翻出来的袖子,“最近一段时间我大概都会待在海岸,家里的老头断了我的生活费,想就此逼我放弃摄影,和他们搞什么劳什子的商科,你知道的,我毫无兴趣。手头紧俏了些,杂志使用我照片给的费用还没下来,我也没个落脚点,先去你那屋子躲躲。”


“行行行,”阿尔不耐烦地点头,“费用全记在你的名下,未来的伟大柯克兰艺术摄影家。”


“方向错了。”


“哈?”


“别把我带回去见那些老不死的家伙,我是说,把车给我往你的海水泳池里开。”


阿尔呸了一声,“Damn it!”


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阿尔把亚瑟丢在了别墅的铁门前,把一大把钥匙抛给了亚瑟后,潇洒踩着油门离开了。


亚瑟推开铁门,感叹了一下阿尔的装修品味,在每个房间都转了一会儿,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。


一群海鸥熙熙攘攘地从海平面上飞过,错落地飞回自己的巢穴。


海平面上泛着粼粼的光。


不一会儿,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。


亚瑟走到海岸边,凉凉的海风吹到了他的身上,细软的沙子铺垫在他的脚下。他把自己的手腕割破一道口子,血液顺着手掌滴在了翻涌的浪花上。


血迹随着潮水越来越淡,最后与海洋融为了一体。


“啾?”一个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海滩上响起。


亚瑟转过身来,发现不远处巨大的礁石探出了一个小脑袋,正在疑惑地摆着头。


“闻到了和那个晚上一样的血液味道就过来了吗?”亚瑟好笑地走到礁石那,把自己的手腕放在了小家伙的唇边。小家伙的头立刻凑了过去,伸出淡粉色的小舌,细细地舔舐着,带有海盐气息的唾液打湿了亚瑟的手掌,留下了一条蜿蜿蜒蜒的水渍。


亚瑟挑眉,“就这么喜欢我的血液吗?”


“啾!”小家伙抬了抬头,琥珀色的眸子认真地看着亚瑟,小巧的下颚扬了扬,黑发垂在了精致的锁骨旁。虽然皮肤是有些过于苍白,但是鱼尾却是泛着艳丽的红色,尾巴开始示好地摇来摇去。


看着这一脸懵懂的小家伙,亚瑟艰难地咽了口唾沫。


=================

下一篇想看哪个文,嗦,我要试着努力填坑!











【米耀】宁安记事

☞短打,其实本来是中长篇,但是感觉写不完了,就弄个短打吧。

☞相信我,这个故事其实构思了很长时间,是当初看记录频道看到海宁的婚嫁纪录片来的灵感,有耀耀女装,不准打我,不同意被挂。

☞求你们留言点赞啦,么么哒,军训休息的时候抽时间来写的,感觉要死了,你们也不亲亲抱抱我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五舅是咱宁安镇的好手艺人,曾经去过上海学过大学,讲得一口好洋文。但是因舅公年迈,祖上又是一脉的手艺世家,于是只得匆匆放弃了上海的杂志校对工作,回宁安安心织起了嫁衣,做起了新婚随嫁的箱箧。

宁安一带对新婚极为看重,新婚所需的嫁妆箱箧都需要贴金。随嫁的器物花纹越细密,金色越沉稳,才能显现出新娘出嫁的重视和未来生活的美满。

而负责此些事类的,只能是王家的接班手艺人——也就是我五舅 ,镇里对五舅因此极为看重和尊敬。镇里的孩童都会拿捏着糖葫芦,奶声奶气,亲切地对着我五舅喊着一声小五叔。五舅也非常喜欢他们,总是拿着豆子糖逗弄他们。

五舅已有二五,却仍不见有亲事说上来。别家的姑娘天天笑意盈盈看着他,眉目含情,他也只是淡然应笑,从来不见他热忱过。

王家中的人说,小时候有个流浪道士,经过王家,看见了坐在门槛上的五叔,摇了摇头,道,男生女相,此生注定情路坎坷。

大抵是因为这话,又可能因为是五叔淡然拒绝了各桩婚事,所以王家宗族也不再硬是强求娶妻,只道是该来的会来的。

不知过了何时,一架铁玩意儿落在了镇外的海岸上。当时全镇人兴冲冲地去看了,只见一个金发蓝眼的异邦人站在那个大破铁旁,念叨着我们听不懂的语句,失落地走来走去。

镇里的啊长公说,那是外国人,讲的应该是英语 ,只有五叔能听懂。

于是大家只得匆匆忙忙去请五叔过来治治这场面。

五叔来了,和他简单交流几句后,了解了大意。

好像是一个海对岸的美利坚人,坐着能飞的叫做飞机的“大铁块”,心因为故障只能匆匆降落在海岸边上了。

之后这个落难的美利坚人就天天跟着五叔,住进了他家,和他一同生活。镇上的人都对五叔说这人来历不明,可不能往家里随便带啊。五叔说,算了罢,也是个人,就等这事情解决了算了。

之后小镇生活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,但是每当我踏进五叔的院子,总会听见夸张的笑声和嘈杂的鸟叫语句。
啊,聒噪的美利坚人。

之后大抵是过了一年多,美利坚佬终于联系到了他的亲友,他的大铁块在亲友赶来后的三个月后也能重飞了。
啊,在五叔的院子俩年的美利坚佬,终于要走了。
大抵是走了一个月之后,五叔把我叫了过去,说要我继承王家这门手艺,问我愿不愿意。

我当然忙不迭点头,这可是镇上受人尊敬的活儿,而且,一旦学好了,我也能成为实质的家主,继承家业了。

但是为什么五叔很落寞的样子?

之后我早上天朦亮就开始在工室里做活,到子时才结束,五叔也亦是好好指导我。

日子一点点过去了,我的手艺开始精进起来,但是五叔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。

大约又是三年,五叔开始咳出血来,红艳艳地,染透了胸前的衣物。

我也开始越发担心起来,但是五叔却摆摆手,让我不必多担心,好好做好工活就行。

我只得诺诺低头应声。

大概是秋后入凉的一天吧,我依照惯例入堂做活一直到辰时,都不见五叔。我有些急了,找到五叔的屋子,打算去看看。

一推门,只见五叔躺在自己的檀香木床上,穿着一身精致的金刺嫁衣,头饰琳琅,眼尾泛红,身旁整整齐齐地摆着四十八件金薄装饰的箱箧。

那刺绣红衣,那箱箧,一看就是五叔精心制作的。

他的嘴角含着笑。

像那些出嫁的羞怯少女一般,安心愉悦地等待着夫君。
唯一不同的是,好像等不到了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☞欢迎评论,多交流哈~话说大家知道有什么比较靠谱的停车场吗,我想开车。。。最近太严了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