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里

故事和酒我都有,你来吗?圈名亚里和或者小镇的矢车菊。
已经绑定画手小可爱哇@鹿中原,可以联文啦,主all耀,其他aph的cp也可以,只要我不雷……

耀耀放弃眉毛而选择了阿尔
这个梗怎么想都很带感啊啊啊啊啊啊
我我我去码新恼洞去了!!!

【all耀 r18】禁线以内(二)

*失踪人口回归,这章大家注意避雷,耀耀有女装~不接受被挂,雷的话请左转哦,O(∩_∩)O谢谢


*我有一个梦,叫做周更(淌下了心酸的泪水),欢迎评论留言,mua~


=================


“法国王后玛丽·安托瓦内特,被送上审判席时,奸淫子女的罪名加在了她的身上,数天后,她命陨在了断头台上。”弗朗西斯悠悠地说完,合上书本。


“都说皇室最能出怪物,”王耀垂下眼睛,“谁又能知道那些愚蠢的人民们又藏着怎样龌龊而又有绝人伦的思想,——他们才是真正的、肮脏至极怪物。”


“流言蜚语是最能使人致命的玩意儿,”弗朗西斯推开椅子,拿起自己桌上的书本和纸笔,“尽管是无心,但是很有可能会埋下祸患,我希望你能明白。”


随着弗朗西斯脚步声的远去,偌大的自习室只徒留王耀一人。王耀若有所思地咬着笔头,盯着桌上那本还没有放回原位的《法国艳后》。


我一直明白,但是我有不得不去做的理由。


半晌,桌上的手机发出了震动声,惊起了王耀的思绪。


王耀打开一看,是阿尔弗雷德,那个天天聒噪不休的家伙发来的消息。


==================

 

王耀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拖着包来到了学校餐厅。早已等候多时的阿尔弗雷德在门口看到了他,热情洋溢地向他招招手,全然没有长时间等候的不耐烦。


“Hero 好几天都没见你了,”阿尔弗雷德往自己的盘子里夹起一块三明治,“今早课程你又翘了,你都不知道那节课詹姆斯老师的表情……虽然你成绩一直是第一,但是你这样很容易会被学校勒令休学的,小耀。”


王耀没有接话,他专心地盯着保温窗内的面包,里面的白面包散发着喷香的气息,刚刚烤制出炉的吐司泛着浅金色的光泽。他俩有着同样便宜的价格,所以王耀还在斟酌,到底哪一个面包更能果腹一些?


见王耀没有回答自己,阿尔弗雷德也没有泄气,反倒是更加喋喋不休地说起詹姆斯老师做事有多么地雷厉风行,翘课过多被勒令休学的以往就不在少数云云。


王耀被阿尔弗雷德闹有些心烦意乱,他把白面包放进自己的托盘内,这才抬头看了看阿尔,轻轻笑了起来,“我的事倒是不要紧,主要是你呢阿尔,”王耀眨眨眼,漂亮琥珀色的眼睛盯着他,“过两个星期就是你的生日不是吗?”


耀把食指放在了自己的唇前,做出了噤声的动作,“猜猜看,我们的小英雄会收到什么大礼呢?”


阿尔愣了一下,耀随即用手轻轻触碰阿尔弗雷德柔软的双唇,那根白玉似的手指就这么贴着那淡粉色的唇,“嘘,先别说话,猜一猜。”


王耀礼貌地笑着,但是那股笑意并没有流进去他的心。


阿尔弗雷德对于王耀的举动有些惊讶,他红着脸扭过头,“Hero,hero……我怎么会知道,”阿尔讲话开始变得磕磕绊绊,“肯定,肯定是让hero大吃一惊的礼物就是了……”


阿尔随即背对王耀,端着自己的餐盘落荒而逃。


不只是大吃一惊哦,这份礼物可能会让你永生难忘呢。


 

“哐当——”不知道是谁的餐盘掉在了地上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今天晚上的夜班又轮到了王耀。


还在下午五点的时候,伊丽莎白就给王耀打电话,嘱咐他早点过来,说是有一个大主顾要见他。


此时正好是在课间,王耀悄悄拎起自己没有一本书的包往学校门口跑去。他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钱,而学校离市中心又有一段距离,为了赶上时间,他决定跑过去。


王耀从书包里掏出上午自己剩下的半块白面包,一边咬着,一边穿过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,朝着目标地奋进。


大主顾……


王耀努力回忆可以被伊丽莎白称为所谓“大主顾”的客人,但是他并不确定是谁。


那他又有什么目的,居然会特意跑来见他?


哦,上帝。


王耀痛苦地闭上眼,他的脑子乱成一团。


================

 

“今天没带衣服过来?”


伊丽莎白吐了一口浑浊的烟,美目上上下下打量着王耀一身有些土气的学生制服。


王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“伊莎姐,您看嘛,我这记性。您一通电话我就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了,也就忘了回去把衣服带过来了。”


开什么玩笑,带衣服?那一身黑色短裙从那个晚上以后就没洗过。


伊丽莎白摆摆手,笑道,“行了行了,就你嘴贫会说话。纳莎最近定了套衣服过来,恰好今天她没来,衣服在我这收着,你拿去穿吧。”


“谢谢伊莎姐。”耀继续傻笑着。


伊丽莎白挥挥手,让人把王耀带下去了衣间。


================


王耀忍着羞耻心,把这套衣服给换上了。


一套旗袍,短款的。


旗袍底色是鲜艳的红色,上面缀满了金丝线所绣成的小朵芍药。衣服质感是上好的丝绸,王耀幼时曾经见过,那是他小时候家在东方的名产。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旗袍刚刚只能遮住王耀的臀部,旗袍的衩开到了腰部上,这意味着王耀随时都有走光的危险。


单单论这成衣可以看出这并不是什么随意买来的衣物,倒像是特意制定的。王耀穿着它,有些微微讶异地发现刚刚契合自己的身体,完美地包裹着自己身上的每一部分,倒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。


“好了没?”伊丽莎白等得有些不耐烦地撩起衣间的长帘,双眼亮了亮,“不错,我相信客人会喜欢的,”她喷出的烟雾遮住了王耀的双眼,她的声音甜腻而又充满精明的意味,“走吧。”


王耀听话地点点头,踩着红色的高跟,跟上了伊丽莎白的步伐。


他头上簪子的玉碎随着他的步履摇来摇去。


仿佛如他的人生一样,摇摆不定。


。。。怎么好像没人写爱神梗啊……
就是那个在下爱神的漫画,我觉得超像金钱组的诶
没人产吗哭唧唧
不想自割腿肉,太难吃了( 。ớ ₃ờ)ھ

【红茶会 R18 】人鱼传说(一)

*预计三章左右,有车,3P,但是只有找到新的停车场后我才开车,小学生文笔,认真你就输了



*拒绝被挂,欢迎大家和我来讨论哦,欢迎评论喵喵喵,如果大家喜欢我会更加努力!


广阔的海面上,无垠的黑夜笼罩住了摇晃的小艇。


突然,天空落下几点凉意。


下雨了?亚瑟柯克兰抬头向天空望去。


一条伴着鱼尾的黑色身影划过自己的头顶上方,他正准备拾起身旁的相机,谁知那个黑色的身影转瞬落入了海里。


随之而下的还有大朵大朵的水花打在了船只上,远处传来了鲸鱼的长鸣声,深邃而又凄凉。


亚瑟清晰地看见那个黑色的身影有着纤长的双手和鱼尾。


他微微瞪大了双眼。


是……人鱼?

 

=========

 

“喂,你好?”


“阿尔,是我。”


“亚瑟?”阿尔往自己的茶杯里冲进了一包速溶咖啡,“你的手机呢?这不是你的号码。”


“昨晚掉进海里了,”亚瑟艰难地拧着自己衣服上的水渍,“我现在在埃尔森的渔人码头的收费电话站这,我身上已经没什么钱了……过来接一下我,顺便带一身干净的衣服,我现在处境很堪忧。还有,别让那些老家伙知道。”


阿尔愣了愣,随即挂断电话。匆匆将自己杯里的咖啡喝了两口,之后套上风衣,微笑着和一楼客厅闲聊的两个老家伙打了招呼离开后,开着车跑到服装店打包了套衣服,驱车驶向了渔人码头。


一到那他就看见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亚瑟,他的衣角处还滴着水,人鼻子都红了起来。


“换上吧。”阿尔把衣服丢给亚瑟,亚瑟接过,看了看衣服的样式,唾弃道,“糟糕的品味。”


阿尔翻了个白眼,自己坐回到了车里。

 

等到亚瑟上了车,阿尔开始沿着原路线返回。


“所以昨晚到底怎么了?你怎么搞成了这幅德行。”阿尔手捏着方向盘,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,“家里的两个老头子已经在客厅里了,你做好准备……嗯,不过你的单反呢?”


“昨晚一个海浪下来,连人带船都翻进了海里,”亚瑟漫不尽心的回答着,“单反也掉进海里了,不过昨晚也没拍到什么照片,无所谓了。”


“嘿,里面可是有你过去拍的好作品啊亚瑟!你家老头子不是说了吗,要是你摄影今年底还搞不出什么好的名堂来,你就别想弄这玩意儿了,”阿尔单手扶了扶眼镜,“说不定以前拍的也有可以发在杂志上的照片啊!我早说过了,不要听信什么出现了夜间神秘鱼群的新闻,你看看你现在红鼻子的模样,简直像是个哭鼻子的小鬼!”


出乎意料的是,亚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反驳和指骂他。


阿尔有些纳闷地转了转头,只见亚瑟拿着个小玩意儿在阳光下细细地端详着——好像是一个红色的、有些近乎透明的鱼鳞片状宝石,上面有着漂亮的半环状纹路,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小玩意儿还是行驶在海岸公路上,阿尔略微嗅到了海水淡淡的略有些咸腥味的气息。


亚瑟的眼睛一眨不眨。


阿尔转回了头,继续踩着油门,“马上要过卡利亚海港大桥了,在此到家前的十几分钟时间,想想怎么和老头子们说清楚吧。最近柯克兰叔叔好像股市亏了不少,今早脾气也没少发,你注意啊亚瑟,别和他们提你掉进海里的事。海里……对了,你是怎么上来的?我记得埃尔森的渔人码头每晚八点后就休渔了,人影都没一个,你不是昨晚八点多才和顺路的卡车司机过去的吗?你自己游上来的?”


“哈苏H5D-60。”


“什么?”阿尔听得有些不大清楚,微微侧过了头,“风有些大,你再说一遍?”


“我说我要一台哈苏H5D-60的相机,明天可以吗?”亚瑟把手里的红色薄片收到口袋里去,“对了,阿尔,你不是有一幢海景的别墅吗,泳池是连着海的吧?”


“哈,又要我给你掏钱买相机……泳池?是啊,怎么了?”阿尔漫不经心地回答道,“那幢屋子在渔人码头的对岸,老家伙们也没时间去那里度假,我也不怎么去那里开party,毕竟太远了。怎么,你要用吗?”


“嗯,”亚瑟整理翻出来的袖子,“最近一段时间我大概都会待在海岸,家里的老头断了我的生活费,想就此逼我放弃摄影,和他们搞什么劳什子的商科,你知道的,我毫无兴趣。手头紧俏了些,杂志使用我照片给的费用还没下来,我也没个落脚点,先去你那屋子躲躲。”


“行行行,”阿尔不耐烦地点头,“费用全记在你的名下,未来的伟大柯克兰艺术摄影家。”


“方向错了。”


“哈?”


“别把我带回去见那些老不死的家伙,我是说,把车给我往你的海水泳池里开。”


阿尔呸了一声,“Damn it!”


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阿尔把亚瑟丢在了别墅的铁门前,把一大把钥匙抛给了亚瑟后,潇洒踩着油门离开了。


亚瑟推开铁门,感叹了一下阿尔的装修品味,在每个房间都转了一会儿,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。


一群海鸥熙熙攘攘地从海平面上飞过,错落地飞回自己的巢穴。


海平面上泛着粼粼的光。


不一会儿,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。


亚瑟走到海岸边,凉凉的海风吹到了他的身上,细软的沙子铺垫在他的脚下。他把自己的手腕割破一道口子,血液顺着手掌滴在了翻涌的浪花上。


血迹随着潮水越来越淡,最后与海洋融为了一体。


“啾?”一个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海滩上响起。


亚瑟转过身来,发现不远处巨大的礁石探出了一个小脑袋,正在疑惑地摆着头。


“闻到了和那个晚上一样的血液味道就过来了吗?”亚瑟好笑地走到礁石那,把自己的手腕放在了小家伙的唇边。小家伙的头立刻凑了过去,伸出淡粉色的小舌,细细地舔舐着,带有海盐气息的唾液打湿了亚瑟的手掌,留下了一条蜿蜿蜒蜒的水渍。


亚瑟挑眉,“就这么喜欢我的血液吗?”


“啾!”小家伙抬了抬头,琥珀色的眸子认真地看着亚瑟,小巧的下颚扬了扬,黑发垂在了精致的锁骨旁。虽然皮肤是有些过于苍白,但是鱼尾却是泛着艳丽的红色,尾巴开始示好地摇来摇去。


看着这一脸懵懂的小家伙,亚瑟艰难地咽了口唾沫。


=================

下一篇想看哪个文,嗦,我要试着努力填坑!











【米耀】宁安记事

☞短打,其实本来是中长篇,但是感觉写不完了,就弄个短打吧。

☞相信我,这个故事其实构思了很长时间,是当初看记录频道看到海宁的婚嫁纪录片来的灵感,有耀耀女装,不准打我,不同意被挂。

☞求你们留言点赞啦,么么哒,军训休息的时候抽时间来写的,感觉要死了,你们也不亲亲抱抱我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五舅是咱宁安镇的好手艺人,曾经去过上海学过大学,讲得一口好洋文。但是因舅公年迈,祖上又是一脉的手艺世家,于是只得匆匆放弃了上海的杂志校对工作,回宁安安心织起了嫁衣,做起了新婚随嫁的箱箧。

宁安一带对新婚极为看重,新婚所需的嫁妆箱箧都需要贴金。随嫁的器物花纹越细密,金色越沉稳,才能显现出新娘出嫁的重视和未来生活的美满。

而负责此些事类的,只能是王家的接班手艺人——也就是我五舅 ,镇里对五舅因此极为看重和尊敬。镇里的孩童都会拿捏着糖葫芦,奶声奶气,亲切地对着我五舅喊着一声小五叔。五舅也非常喜欢他们,总是拿着豆子糖逗弄他们。

五舅已有二五,却仍不见有亲事说上来。别家的姑娘天天笑意盈盈看着他,眉目含情,他也只是淡然应笑,从来不见他热忱过。

王家中的人说,小时候有个流浪道士,经过王家,看见了坐在门槛上的五叔,摇了摇头,道,男生女相,此生注定情路坎坷。

大抵是因为这话,又可能因为是五叔淡然拒绝了各桩婚事,所以王家宗族也不再硬是强求娶妻,只道是该来的会来的。

不知过了何时,一架铁玩意儿落在了镇外的海岸上。当时全镇人兴冲冲地去看了,只见一个金发蓝眼的异邦人站在那个大破铁旁,念叨着我们听不懂的语句,失落地走来走去。

镇里的啊长公说,那是外国人,讲的应该是英语 ,只有五叔能听懂。

于是大家只得匆匆忙忙去请五叔过来治治这场面。

五叔来了,和他简单交流几句后,了解了大意。

好像是一个海对岸的美利坚人,坐着能飞的叫做飞机的“大铁块”,心因为故障只能匆匆降落在海岸边上了。

之后这个落难的美利坚人就天天跟着五叔,住进了他家,和他一同生活。镇上的人都对五叔说这人来历不明,可不能往家里随便带啊。五叔说,算了罢,也是个人,就等这事情解决了算了。

之后小镇生活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,但是每当我踏进五叔的院子,总会听见夸张的笑声和嘈杂的鸟叫语句。
啊,聒噪的美利坚人。

之后大抵是过了一年多,美利坚佬终于联系到了他的亲友,他的大铁块在亲友赶来后的三个月后也能重飞了。
啊,在五叔的院子俩年的美利坚佬,终于要走了。
大抵是走了一个月之后,五叔把我叫了过去,说要我继承王家这门手艺,问我愿不愿意。

我当然忙不迭点头,这可是镇上受人尊敬的活儿,而且,一旦学好了,我也能成为实质的家主,继承家业了。

但是为什么五叔很落寞的样子?

之后我早上天朦亮就开始在工室里做活,到子时才结束,五叔也亦是好好指导我。

日子一点点过去了,我的手艺开始精进起来,但是五叔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。

大约又是三年,五叔开始咳出血来,红艳艳地,染透了胸前的衣物。

我也开始越发担心起来,但是五叔却摆摆手,让我不必多担心,好好做好工活就行。

我只得诺诺低头应声。

大概是秋后入凉的一天吧,我依照惯例入堂做活一直到辰时,都不见五叔。我有些急了,找到五叔的屋子,打算去看看。

一推门,只见五叔躺在自己的檀香木床上,穿着一身精致的金刺嫁衣,头饰琳琅,眼尾泛红,身旁整整齐齐地摆着四十八件金薄装饰的箱箧。

那刺绣红衣,那箱箧,一看就是五叔精心制作的。

他的嘴角含着笑。

像那些出嫁的羞怯少女一般,安心愉悦地等待着夫君。
唯一不同的是,好像等不到了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☞欢迎评论,多交流哈~话说大家知道有什么比较靠谱的停车场吗,我想开车。。。最近太严了。。。

【all耀 r18】禁线以内【一】

#lofter吞了,重新上传,链接打不开戳评论

#此篇含露中,朝耀,米耀,俗称黑茶三角【瞎几把乱起的,如果有人知道正确名字请告诉我😂】

#那啥,此篇有女装play,轻微sm,雷者慎入

#叫上老伴儿 @小巷的稗子草

开始~

============

王耀把桌上的信封拿起来,琥珀色的眸子平静得如同一潭死水一般。他伸出手,把里面的钞票拿出来数了数,不多不少,正好是一百六十英镑。

对面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缓缓吐了一口烟雾,抬起长长的雪茄烟在空中轻轻地抖了抖,“柯克兰先生这次很满意,”她轻裂开涂得满是口红的双唇,“耀,你这次做得很好,柯克兰家族向来出手大方,而且呢,稳赚不赔。”

对啊,稳赚不赔……

你弯弯腰就可以从我这抽取两成费用,何来一赔之说?

耀将信封妥善地揣入衣兜里,抬起头来,伪装出真诚的笑容,“嗯,谢谢伊莎姐。”

伊丽莎白轻笑了下,黑色短裙下是被吊带袜包裹着的纤长双腿。她轻轻抬了抬小腿,血红色的细高跟鞋尖朝王耀晃了晃,示意他可以离开了。

王耀微微笑笑,拎起亮黑色的细链小挎包,踏着黑色的小猫跟转身离开了。

他听见了身后伊丽莎白轻蔑的笑声。

轻轻地,在他的心里砸出来一个巨大的坑。

补档完成咯

===========

#欢迎评论,谢谢大家的支持~

#要是还是挂了,告诉我【吐血】